出境海岛游、环球邮轮旅游您的无二之旅 - 高端定制旅游专家!今天是:
出国旅行网
旅游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 出国游 > 环球游讯 > 爱旅行 >

仅12笔融资过亿,谁是2020年文旅业的“资本赢家”?|年终策划

时间:2021-01-10来源: 官网:http://www.jetgo.cn

有人融资赢在风口,有人只为自救续命。

回望2020年文旅业,重创、重启、守望、变革、新生、创新、重塑......文旅业既有潮势与疫情“黑天鹅”,交集而成的惊涛激浪,裹挟着每一位文旅人、每一家旅企起伏而行,亦在他们身上留下深浅不一的印记,乃至烙印,而进一步复苏下行业的新脉络、新格局已有显现。

心有戚戚间,这一年,不平凡,终翻篇。

我们又该记录或铭记什么?

执惠特推出2020年终策划,回寻过去一年里难以忘却的事件、难以消磨的行业印痕,呈现新起之年的文旅涛浪之向、之势。

纵满山荆棘,我们要越过山丘;纵波涛汹涌,我们要踏浪而行。

唯向前,方不负时代。 

第四篇,我们继续梳理盘点分析2020年的文旅企业融资众生相 。这是一份不完整名单,但众多旅企在过去一年的转型、自救与突围,皆藏于其中。

2020年,企业融资更具挑战性,其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顺利融资的企业可称得上是“资本赢家”。但有人融资赢在风口,有人只为自救续命。光鲜背后,冷暖自知。

2020年,疫情黑天鹅过境后,资本遇冷,重启不易。业务暂停造成的资金链断裂,令许多旅企未能熬过这次“寒冬”。(详细信息请点击《2020年末,一份最新的旅企破产裁员名单》)

对于“活下来”的旅企来说,融资是为自身注入新鲜血液最有效的方式之一。据执惠不完全统计,2020年国内仅有近40家文旅企业获得融资,总金额约22亿元人民币(不计入企业未披露的融资额,按现汇率测算),融资规模同比缩水近八成。

融资金额上,2020年12家国内旅企融资过亿,其余多数融资规模集中在千万级;分属领域上,2020年最受资本追捧的投资对象仍集中在大住宿领域。而融资轮次则多为A轮、B轮或更早期融资。

透过这份不完整清单,2020年的文旅业融资众生相已渐渐浮现。众多旅企在过去一年的转型、自救与突围,皆藏于其中。

大住宿进阶:酒店的两大风向

如2019年一样,大住宿领域依然是旅企融资的重头戏,这一点即使在“资本寒冬”中也未改变。2020年国内进行融资的旅企中,近半数来自大住宿业,细分领域涉及酒店管理、智能运营、场景体验等。

这些信息指向酒店行业的两大风向:一是酒店智能化运营管理的趋势日渐凸显,这算是运营的存量优化升级;二是个性化、特色化的场景及体验进一步覆盖,这是增量内容结合新需求的新供给,即传统住宿场景+新内容。

酒店智能化运营方面,以携旅Htrip、睿沃科技、鹿马智能等为代表的企业,各自拿到2500万到上亿元人民币不等的融资。上述企业多借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技术,提供酒店智能化运营等解决方案。

智能运营服务商受资本追捧的主要原因大致可归纳为:

1. 消费升级趋势下,国内智能化消费呈上升态势,以无人服务、智慧交互、科技感、智能化等为关键词的消费体验需求增加,酒店作为传统住宿场景,有流量,有需求,是较好的新体验应用结合载体;

2. 无论是智能设备服务还是数字化,指向的是通过对运营管理环节、供应链、系统等进行升级改造,实现酒店更高效、更精准的运营管理。当前,酒店业已进入越加注重存量资产项目运营的时代,服务链中的人力、设备等服务成本下降,以及场景体验优化,供应链中的链条优化、成本降低与效率提升,还有坪效提升等,成为更多酒店的运营谋图所在。另外就是酒店市场依然还在做增量,市场体量还未见顶等。这些给智慧酒店方案供应商带来更多机会;

3. 酒店智慧化运营行业目前仍处于蓝海阶段,入局者众,但尚未出现较稳定的头部企业,在竞争格局未最终成型前,资本抢滩布局或也为抢占行业发展先机。

诸如华住、首旅如家等酒店巨头已进入自主研发或合作共建智慧酒店阶段,也提供了一些佐证。

酒店运营方对智能化转型的需求越迫切,智慧化方案供应商面对的市场也就越开阔。以去年12月完成近亿元B轮融资的鹿马智能为例,其先从行业大客户切入,包括锦江、如家、开元等,技术覆盖达2万多家酒店。

而除几大头部酒店集团外,在长尾市场也有大量中小规模连锁或单体酒店,未来这类企业也将成为智能运营服务商争夺市场的目标客户。而在定制化需求较弱的情况下,如何满足系统对此类客户在功能需求上的普适度,或将成为智能化运营市场的下一课题。

提及长尾市场,个性化的细分场景营造是大住宿领域的另一融资热点。

2020年1月,酒店特色房型运营商“菁享荟”宣布已完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截至融资完成,已与约900家酒店签约,打造了4000多间特色房。8月,“有戏电影酒店”完成1.75亿元融资,其主打具备大屏电影放映功能的特色酒店运营,目前已签约项目超过300家,近50家标准门店开业运营。

菁享荟和有戏电影酒店,均指向个性化、特色化的入住场景和体验需求。但二者逻辑又略有不同。

其中,有戏电影酒店瞄准的是年复合增长率超20%的国内电影市场,通过培养用户习惯提高消费黏性,将复购率拉升至70%。此外,拓展电影衍生品产业、电影主题社交空间及电影拍摄等增值业务。

菁享荟则通过打造特色功能房(如:影音房、儿童房等),提高客单价和订单量。同时,客房也被看作线下体验场景,客户在该场景内体验部分硬件服务设施,一定程度上将释放其广告效益并进行转化,硬件提供方以此获得利益分成。

有戏电影酒店聚焦特定的客群输出产品,菁享荟则作为场景链接消费者与品牌方。无论哪种模式,都意味着存量酒店IP化、客房场景体验差异化的重要性,今年爆红的电竞酒店、盒子空间等也正顺应了这一风向。

外资巨头自救:

Airbnb起死回生,OYO中国市场“溃败”

谈及大住宿领域,国内市场不可忽略的还有Airbnb(爱彼迎)和OYO两大外资“主角”。执惠在整理国内旅企融资清单时,额外将这两个企业加入。

这两家外资巨头有很多相似之处:他们掘金大住宿领域,在存量市场开辟出一条新赛道(共享住宿、单体酒店连锁化与品牌化);在它们扩张的版图中,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凸显,成为其必然要更多“啃”下的市场;在疫情冲击下都遭受重创,被迫走上一条艰难的“自救”之路(但当前“命运”迥异)。

站在这一背景下回顾,Airbnb与OYO的“巨额”融资中增添了不少无奈。

2020年4月,Airbnb完成10亿美元融资。随后,又迅速获得10亿美元贷款以应对疫情影响。所幸经历了裁员、融资等一系列自救措施,Airbnb终于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并一跃成为2020年美股最大IPO。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危机结束。可参考的是,有机构在Airbnb上市后将其评级从“买入”大幅下调至“跑输大市”,甚至认为“估值已经失控”。

跳出资本市场视角,在全球疫情反复的背景下,订单量缩水、取消政策纠纷以及“派对屋”封禁等问题仍将持续影响Airbnb的进一步增长。而在中国市场,随着途家、美团、小猪、木鸟等本土玩家的升级扩张, 国内民宿预订平台竞争加剧,Airbnb在中国的本土化进程仍需进一步提速。

与Airbnb相似的是,印度连锁经济酒店巨头OYO,也在2020年完成了一笔备受瞩目的“巨额”融资。但二者的命运却走向分叉路。

2020年3月,OYO确认完成F轮融资8.07亿美元,其中3亿美元来自OYO创始人李泰熙,另外5.07亿美元来自软银。这次融资有“续命”之意。但事实上,这笔钱尚未能阻止OYO在中国市场的节节败退,包括不限于COO施振康、CFO李维的相继离职,曾经的“明星高管团队”也加速瓦解。

这个“命运”的伏笔在2019财年已有显露,该财年信息显示,OYO全年亏损扩大6倍至3.35亿美元,中国市场亏损1.97亿美元,占58.8%。

某种程度上,OYO的确撕开了庞大的存量单体酒店市场,为各路资本进入创造了新机会。在此之前,虽然市场规模大,但单体酒店的高度碎片化,导致整合难度高,愿意重力入局者甚少。OYO看到了下沉市场的潜力,也借此实现了布局初期的快速扩张。

但中国与印度市场的背景、市场供给与消费需求终归不同。凭借“零加盟费”帮助数以万计的单体酒店“品牌”加身,但闪电扩张的后遗症是酒店营收利润与服务品质并未得到有效提升,部分甚至出现倒退,这也导致了OYO在中国市场的续约率极低,有公开信息显示,签约酒店数量从高峰期的近2万家缩减至不足2000家。

目前OYO模式在中国市场接近“坠落”,而其效仿者却在一夜之间迅速成长。

2020年3月,专注存量酒店连锁化的酒店集团“轻住”,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

轻住成立于2019年,官网资料显示,其目前已覆盖203个城市、30个省市,拥有超3000家加盟酒店。轻住品牌加盟费用大致包含两部分:一次性费用(品牌合作费、系统对接费、项目筹建服务费、保证金等)与周期性费用(营管理费、系统维护费、质检管理费)。

相比OYO大量免费、补贴的“烧钱”战略,轻住的收费模式更具可持续性(比如收取的相关费用为其偏稳扎稳打风格的模式,提供了一定资金支持),当然也必将影响其扩张速度和规模。已知的是,存量单体酒店的整合改造仍是一个蓝海市场,拥有巨大的想象空间。而轻住能否在中国市场上衍变出更漂亮的单体酒店发展模式,则需要时间来证明。

新风口崛起:免税购物和乡村旅游

2020年疫情冲击下,出境游与国内中长线旅游遭受重创。新环境催生出新需求,免税旅游与近郊乡村旅游成为迅速崛起的行业新风口。

相较于其他细分领域的千万级融资,过亿融资额成为风口上的旅企“标配”。

免税旅游方面,2020年7月,凯撒旅业旗下同盛免税引入上海理成1亿元增资。更早前,上海理成旗下私募基金还曾以1.5亿元价格认购凯撒旅业非公开发行的股票,谋求在免税业务上的深入合作。

凯撒旅业一边吸纳融资,一边加速在免税领域的布局,上半年其先后入股了天津、南京、北京、海口等城市的免税店项目。其中,凯撒旅业参与投资的中服免税北京店,已于2020年底正式升级开业。

2020年,出境游消费需求降至冰点,且短时间内回暖希望渺茫,以出境游为主业的凯撒、众信等企业转型需求迫切。自贸港、免税购物等相关政策的发布,也为凯撒旅业转向国内布局提供了红利。

凯撒旅业此前累积的出境游客户、高奢品牌等资源,在免税布局中得以利用。但同时,出境游回流的“窗口期”能够持续多久,仍是未知。在“窗口期”结束之前,凯撒及更多同类旅企需要抓紧时间进行客流转化,通过丰富的品牌和产品供应提高销售额、提袋率及顾客留存率,这也更考验企业对免税产品供应链的整合能力。

与免税热潮兴起的背景相同,在上半年中长线游需求萎缩时,以短途游、近郊游等形式为主的乡村旅游市场潜力大幅释放,疫情防控与休闲度假的需求得以平衡。

2020年初,精品乡建全程服务商乡伴文旅集团宣布,获挚信资本2亿元B轮融资。乡伴文旅近年来陆续开发了连锁民宿“乡伴原舍”、田园综合体开发“理想村”等一系列相关业态;年末,乡村振兴解决方案供应商途远获1亿元A轮融资。途远通过“两途一趣”乡村振兴模式,以装配式建筑为载体,将互联网与高科技产业导入乡村。

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乡伴和途远瞄准想象空间广阔的乡村市场,但又不止于乡村旅游。从定位上看,乡伴和途远的成长性或市场空间,不仅仅是旅游目的地的打造,而是以乡村旅游为载体,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的协同发展。

以乡伴为例,其优势在于项目设计研发和运营管理能力,以此为基础,引入便利的基础设施、环境和谐的建筑产品,以及富有创造性的人群。基础设施、产品、人才成为乡伴推动乡村建设的三个要素。

而途远立足于装配式建筑技术,在住宿产品的研发与建造上更具竞争力。值得关注的是,装配式建筑便于移动和拆卸,近年来在营地、特色小镇、田园综合体等目的地备受欢迎。更重要的是,装配式建筑可以解决目的地建设用地不足、用地难等问题,解决了乡村旅游项目落地的一大痛点。

事实上,目前在乡村文旅产业的具体落地过程中,仍存在不少问题,例如:缺乏合理有效的规划和策划、项目用地难题、在地文化的深度挖掘等。乡伴、途远等从不同角度给出各自的解决方案,这同时意味着此类企业在可持续发展和增长空间上的更多可能,也因此更易获得资本青睐。

百度一下:仅12笔融资过亿,谁是2020年文旅业的“资本赢家”?|年终策划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仅12笔融资过亿,谁是2020年文旅业的“资本赢家”?|年终策划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仅12笔融资过亿,谁是2020年文旅业的“资本赢家”?|年终策划 Find more information!


欢迎国内外景点、酒店、旅行社合作,免费入驻出国游!E-mail:iyatrip#163.com (请将#号替换为@)


------分隔线----------------------------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