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海岛游、环球邮轮旅游您的无二之旅 - 高端定制旅游专家!今天是:
出国旅行网
旅游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 出国游 > 环球游讯 > 爱旅行 >

年度回顾 | 2021年文旅败局:谁在卖卖卖、大裁员、破产清算?-新旅界

时间:2022-01-05来源:JetGo.cn 出国游 官网:http://www.jetgo.cn

世事无常终有定,让我们以史为鉴

​​编者按

记录文旅浪潮涨与落,回首2021失与得。2021年文旅行业酸甜苦辣,尽在新旅界年度回顾系列。本期关键词:败局。

 

年度回顾

 

 

只有品味过苦涩,才能知道甘甜。此文新旅界(LvJieMedia)梳理了2021年旅游业六大败局,有的因为持续疫情走向破产清算,有的因为宏观调控陷入挤兑风波……世事无常终有定,请让我们以此为鉴,开拓进取,2022年重谱华章!

 

大批高管离职,恒大文旅何去何从?

 

常言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除了因宏观调控而陷入资金链断裂危机,恒大海花岛更是因触碰生态红线被要求拆除39栋楼,损失超80亿元(新闻回顾)。

 

2022年1月1日,一份海南省儋州市综合行政执法局发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在网络流传。决定书显示,海花岛2号岛三(六)期项目共建设39栋楼,因违法取得的规划许可证已被撤销、项目存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之规定情形,依据规定,现责令10日内自行拆除上述违法建筑物。

 

 

年度回顾

 

海花岛双子塔酒店 ( 图源:摄图网)

另一方面,2021年9月初恒大文旅被整合进地产集团后;11月,恒大童世界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李登海、副总裁梁文宁纷纷离职;目前整个恒大文旅板块员工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降职降薪明显、高管只发放25%薪水、基层员工只能拿到基本工资;购买上百万元理财产品的高管不敢离职,怕离职后更难追回本金……

 

恒大集团(03333.HK)自2017年初挺进主题乐园行业以来推进神速,造势疯狂。据2020年恒大中期业绩会数据显示,恒大已完成布局15个童世界项目。但时间是最好的证明,虽然恒大旅游集团截至2020年12月18日,2020年地产销售额已超1000亿元。但4年过去后,一家恒大童世界都未面世,从项目现场反馈进度来看,大多还处于室内建筑施工阶段,距离正式开业至少需要18个月。恒大文旅作为低价获取土地的战略角色扮演得淋漓尽致。

 

就连寄予众望的海花岛恒大童世界亦迟迟未开业。原因在于整个童话世界按照上海迪士尼造工标准实施,施工团队用的也是迪士尼服务团队,因而成本高、周期长;尤其是2019年进入建设阶段后,紧绷的资金链造成项目进度缓慢。

 

 

年度回顾

 

(图源:恒大童世界集团平台)

文旅资源端既是资金密集型行业,更是人才密集型行业,无论哪一端出现问题对重资产项目都是灾难。事实上,恒大文旅折戟不是个案,近年来蓝光发展、世茂国际、华夏幸福、宝能集团等上市公司因为地产主业遭遇宏观调控,资金链断裂而纷纷收缩乃至退出文旅行业,尚在运营的文旅项目未来何去何从令从业者忧心。

 

广东和平旅行社破产清算,2022如何活下去?

 

2021年9月,广东一家成立二十年的老牌旅行社南湖国旅“总部搬迁”举动,让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和消费者怀疑其要“倒闭”,纷纷向媒体等各方求助。成立于1999年的南湖国旅仅在广东省的营业网点就已超过120间,其挂牌新三板期间市值一度近20亿元。两年疫情重压,该旅行社出现“退费难”、“拖欠导游预付团款”、“拖欠员工工资”等问题。其全资子公司广州南湖粤途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的风险警示总数已达800余条(新闻回顾)。

 

无独有偶,去年10月8日,广东和平国旅股东宣布对公司进行破产清算。成立于1988年的广东和平国旅是广东一家知名老牌旅行社,共有184家门市部和营业部,目前均已注销,仅剩十余家门店处于在营状态。

 

同年12月1日,山东省龙头旅行社山东嘉华文化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苦撑两年后遭遇“至暗时刻”。疫情前该旅行社线下门店200多家,员工逾千人,2019年接待国内外游客100多万人次,营收超10亿元。如今门店几乎全关,济南只剩1家直营店,员工锐减至50人。目前官司缠身,涉及被起诉的开庭公告28起;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信息56条;被强制执行金额1620余万……

 

 

年度回顾

 

(图源:摄图网)

不甚感慨:连南湖国旅、广东和平国旅都捱不住,可想而知有多少企业和打工仔处在凄风苦雨中。据企查查最新数据,从2020年2月开始,我国已注销旅行社相关企业有11.4万家,占比总注册量的40%;已吊销经营的旅行社相关企业有2.0万家,占比总注册量的7%。对旅行社而言,2022年如何“活下来,活下去”,仍将是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需要面对的课题。

 

华天酒店年年卖资产,中国酒店业进入“资管时代”?

 

华天酒店(000428.SZ)这家曾经风光无限的区域龙头旅企或许不会料到,上市20多年后业绩会跌入谷底:在2019年盈利后2020年血亏5亿元,2021年三季度继续亏损2.26亿元。对此,华天酒店解释,公司收入大幅下降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但实际上该公司业绩颓势并非那么简单(新闻回顾)。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从2011年该公司将旗下经济型酒店品牌华天酒店以人民币1.36亿元低价转手给了7天连锁酒店;到2013年频繁尝试资本运作,进军被市场热炒的游戏行业;至2014年以3.5亿元用于投建张家界华天城酒店和相关配套演艺建设。一番多元化布局后,2015年-2019年公司扣非后净利分别为-2.03亿元、-2.84亿元、-6.47亿元、-3.45亿元和-2.58亿元,深陷亏损困局。

 

 

年度回顾

 

(图源:摄图网)

 

如今华天酒店每年都要通过卖酒店,才能换得财报上净利润的盈亏交替。2015年,华天酒店以2.38亿元处置紫东阁酒店100%股权;2016年,以1.2亿元出售银城华天整体资产;2017年,以8.65亿元紧急处置子公司北京世纪华天51%股权;2019年,通过转让价款6.08亿元和湖北华天的净资产约3.25亿元的差价,才使得年度利润转负为正。出售子公司非长久之计,轻资产化运营模式,能否让华天酒店焕然一新仍有待观察。

 

华天酒店之困局只是行业之缩影,新冠疫情加速了中国酒店业行业洗牌,2021年全年有18万家酒店及相关企业倒闭,同比增长4.2%。目前中国住宿业资产规模庞大,但整体运营效率呈下降趋势,这种下降正直接影响着资产价值,中国酒店业正在进入“资管时代”。

 

被资本玩坏的*ST圣亚

 

2021年12月底,中国证监会网站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毛崴、姚石)〔2021〕115号显示,证监会对毛崴、姚石超比例增持、减持未报告、披露及在限制期内交易“大连圣亚”(即*ST圣亚,600593.SH)行为进行了立案调查、审理。对大连圣亚董事兼总经理毛崴、姚石限制期内交易行为,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3000万元罚款(二人各承担1500万元)。以毛崴为首的资方-磐京基金违法举牌及减持,终于受到应有的惩处(新闻回顾)。

 

早在2021年7月20日,上交所就决定对大连圣亚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原因在于,该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为11422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8405万元。经审核,大连圣亚2020年度销售收入中,因卖52只企鹅增收超2000万元,应属于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

 

 

年度回顾

 

(图源:中国证券监管委员会)

 

实际上*ST圣亚董事会早已被“野蛮式资本”小股东控制,而原董事长王双宏和总经理肖峰已双双被赶下台,流动性风险越来越严重。新董事会俨然成庄家,醉心于一级市场股价操纵,无心于主业经营。

 

野蛮资本之所以有可乘之机,与原管理层孤注一掷的跃进有关,面对冷血资本的背刺早已败下阵来。若干年后,不知是否还有人记得那只怀揣蓝色迪士尼之梦的“大白鲸”?值得警惕的是,“野蛮人”磐京基金开始举牌西安旅游(000610.SZ)等旅游上市公司。

 

姗姗来迟的大庸古城

 

2021年7月,大庸古城项目核心业态《遇见大庸》和飞行影院《飞越张家界》终于开始试运营(新闻回顾)。该古城是张旅集团(000430.SZ)为摆脱“门票经济”,向文化休闲旅游转型、寻求新增长点的重要项目,如今正在变成张旅集团的沉重负担。

 

据知情人士透露,至今大庸古城已投资25亿元,当下正陷入运营资金严重不足的困境。而母公司张旅集团受古城项目拖累,财务状况甚差,2018-2020年流动负债一直居高不下,分别为2.642亿、2.884亿、2.793亿元。

 

目前古城虽然主体建筑已完成,但招商不顺利,只能算半成品,亟需斥资进行运营的二次定位;再者,开发模式不理想:把原住居民全部拆迁,建成五六层仿古建筑,投资巨大,财务费用高。另一方面老街老房老居民都没了,原有文化被消灭……

 

年度回顾

《遇见大庸》(图源:张家界旅游发布)

古镇、古街道经营本就是景区大行业中颇为复杂的门类,姗姗来迟的大庸古镇不是个案,近年跟风兴起的中国古镇大多落得一地鸡毛下场,成功者寥寥。古镇经营要求长年持续不断的精细化运营,与时俱进。谁能真正对大庸的25亿投资可持续发展负责?

 

奥伦达的神话破灭

2021年4月以来,环京文旅地产公司奥伦达集团开发的两个明星高端度假别墅盘-原乡美利坚、奥伦达部落·海坨山谷纷纷爆发大规模员工欠薪(新闻回顾),理财产品违约,不按期交房,拖欠供应商合同款等恶性事件。

 

据透露,奥伦达集团旗下多个项目公司无论是对在职还是离职员工都拖欠工资,非常多的离职员工即便是通过法院强制执行也未拿到2021年7-11月份工资,而自去年以来每个人工资都拖欠2-3个月发放,其中销售员的佣金甚至半年或一年都未发一次。集团员工从6000多缩减至目前的2000多。

 

年度回顾

原乡美利坚(图源:奥伦达集团官网)

 

此外,该集团自2017年以来发售的近18亿的两年期康养卡也出现兑换危机。至12月中旬,一处名为奥伦达理财欠款的微信群中,债权人数量已达476人。天眼查数据显示,旗下集团张家口海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9次,执行标的从86万元到253万元不等;被起诉的开庭公告达16条。

 

令人惋惜的是,虽然奥伦达以社群运营起家,但自2017年奥伦达因为盲目扩张而弱化社群服务,高管精力和资金投入双双减少,没有和更多业主形成同创继而达到感情共鸣。

总结教训,奥伦达集团金融化严重,过度扩张使其资金绷得太紧。奥伦达亦不是个案,今年以来当个人住房贷款被“卡死”,房地产企业难以去化时,玩高杠杆的企业正在接二连三爆雷。相信在中国高杠杆正在成为历史,未来文旅企业谁能够通过运营实现收益,在持有型物业和销售型物业之间进行良好配比,搞好自己的现金流,谁才能存活。

百度一下:年度回顾 | 2021年文旅败局:谁在卖卖卖、大裁员、破产清算?-新旅界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年度回顾 | 2021年文旅败局:谁在卖卖卖、大裁员、破产清算?-新旅界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年度回顾 | 2021年文旅败局:谁在卖卖卖、大裁员、破产清算?-新旅界 Find more information!


欢迎国内外景点、酒店、旅行社合作,免费入驻出国游!E-mail:iyatrip#163.com (请将#号替换为@)


------分隔线----------------------------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