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境海岛游、环球邮轮旅游您的无二之旅 - 高端定制旅游专家!今天是:
出国旅行网
旅游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 出国游 > 环球游讯 > 爱旅行 >

2年净利狂增288倍,卖盲盒撑起IPO,这家公司要做“中国迪斯尼”

时间:2020-06-06来源:境外自由行 官网:http://www.jetgo.cn

从连年亏损到大赚特赚到赴港上市。

“不管工作压力多大,只要回家看到它们,心情仿佛就能变好一点,虽然烧钱,但也是值得的。”一位盲盒玩家如此表示。

真是“一入盲盒深似海,一盒接着一盒买……”

只是,没想到,买盲盒,真的可以把一个公司送上市。

从三年亏损到年赚16亿,泡泡玛特又上市了

6月1日,主打盲盒潮流玩具的泡泡玛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泡泡玛特”)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上市。这是其2019年从新三板退市之后,第二次冲击上市。

随着招股书的披露,这家公司的财务数据也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

数据显示,2017-2019年,泡泡玛特的营收分别为1.58亿元、5.14亿元和16.83亿元,最近两年营收增幅分别高达225%、227%。

图源:Pop Mart2020年招股说明书

在净利润方面,2017-2019年,分别为156万元、9952万元和4.51亿元。近两年的净利润同比增幅分别高达6119%和353%。

图源:Pop Mart2020年招股说明书

2年时间,公司营业收入增长近10倍,净利润增长近288倍,泡泡玛特的赚钱能力真是超乎想象,令人瞠目结舌!

不过,在2017年之前,泡泡玛特却是另一副模样,2014-2016年连续亏损。

Wind数据显示,2014-2016年,泡泡玛特营收分别为1703.21万元、4537.53万元和8811.85万元。尽管收入连年增加,但依旧摆脱不了亏损的命运,且越亏越多。这3年,泡泡玛特分别亏了277.29万元、1598.04万元、2483.53万元。

图源:wind

从连年亏损到大赚特赚再到赴港上市,实现飞跃式前进,你可能想不到,这一切要归功于那一个个神秘且具有诱惑力的盒子——盲盒......

小小Molly一年吸金4.56亿,盲盒的关键在于IP

盲盒,起源于日本,原名叫mini figures,后来被称作blind box。里面装的都是动漫、影视作品的周边,或者设计师单独设计出来的玩偶。

之所以叫盲盒,是因为盒子上没有标注,只有打开后才会知道自己抽到了什么。而这种不确定性和神秘性,极具诱惑力,让人欲罢不能......

盲盒的意外走红,造就了“盲盒经济”的崛起。在这种行业大势下,泡泡玛特成为受益最大的公司之一。

2016年底,连年亏损的泡泡玛特嗅到盲盒商机,力邀设计师王信明(Kenny Wong)加盟,让泡泡玛特成为Molly大陆地区独家授权经销商及独家授权生产厂商。随即推出首个自主潮流玩具产品系列“Molly星座”盲盒。

一经推出,这个嘟着特色嘴唇、有着湖蓝色大眼睛的小女孩Molly很快受到年轻群体热捧,每套售价708元,200套售罄仅用时4秒,可见其火热程度。此后,泡泡玛特的销量急速上涨,公司营收也跟着水涨船高,成功在2017年上半年实现扭亏为盈。

去年的双十一,泡泡玛特更是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当天其天猫旗舰店的交易额达8212万元,一举超过乐高、LineFriends等知名玩具品牌,拿下双十一玩具类目冠军。

从连年亏损到销售冠军,泡泡玛特能够逆风翻盘,Molly可谓“功不可没”。

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基于Molly形象自主研发的潮流玩具产品销售额分别占当年总收益的25.9%、41.6%及27.1%,可见Molly对泡泡玛特的销售至关重要。

图源:Pop Mart2020年招股说明书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Molly凭一己之力竟卖出了4.56亿元。这得抽多少盲盒呀!

当然,盲盒只是销售方式,毕竟“万物皆可盲盒”,IP才是它真正的核心。

除了Molly产品外,泡泡玛特还运营了一系列其他IP资源。招股书提到,截止到最后实际可行日期,泡泡玛特共运营了85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2个独家IP及51个非独家IP,且签约的众多设计师。

与此同时,泡泡玛特在“潮玩市场”的火热与爆发力,也引来一众的资本与投资者。

10年完成8轮融资,潮玩是门好生意

在本次赴港上市前,泡泡玛特已获多轮融资。最后一次融资来自4月29日,由华兴新经济基金和正心谷资本领投,融资额超过1亿美元。

自2010年成立以来,泡泡玛特顺利完成8笔融资,吸引了包括红杉中国、创业工场、华兴新经济基金、正心谷资本、启赋资本等在内的众多投资者。

然而,在成立之初,泡泡玛特并不主要立足于潮玩市场,而是一个售卖包括化妆品、玩具、服装等各种创意小百货的零售店。

但这种模式的短板很快显露。一来门店SKU数很多,品类分散,品牌认知度较低;二来,买手制下,它很难为消费者提供独一无二的产品和体验。果然,2014-2015年,泡泡玛特持续亏损,亏损额从277万一路扩大至1598万。

无奈之下,泡泡玛特寻得一条求生之路:缩减SKU,开始聚焦拳头产品。

拳头产品在哪呢?

彼时,泡泡玛特正代理着一款来自日本的IP形象玩具产品,其销售额增速惊人,每年能贡献3000万-4000万人民币的销售额。

于是,泡泡玛特将目光锁定到了潮玩生意。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全球潮流玩具的零售市场规模已由2015年的87亿美元增长到了2019年的198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2.8%。

而在国内,2015年中国潮玩市场规模63亿元,而2019年已达207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34.6%,预计2024年将增至76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29.8%。

图源:Pop Mart2020年招股说明书

不难发现,目前我国的潮流玩具零售市场仍处早期阶段。但随着粉丝群体日益壮大,可支配收入日益增长,可以预见,这个市场正从小众走向主流且增长强劲。

而泡泡玛特能否抢占先机?

上市不是终点,要做“中国迪斯尼”任重道远

泡泡玛特能否如愿二次上市,尚需时日。但即便上市了,这也不是终点,依旧面临着重重考验。

1.潮玩行业竞争激烈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9年,泡泡玛特是最大且增长最快的潮流玩具公司,占潮流玩具市场份额的8.5%,排名第一,但与第二名(7.7%)相差不大。

另外,前五大潮玩运营商合计市场份额仅为23%,市场集中度并不高。

图源:Pop Mart2020年招股说明书

这意味着潮玩市场虽大,但竞争也不少。

2.Molly依赖症

投资界有句名言“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意思是要分散投资降低风险。

对泡泡玛特而言,其核心资产就是爆款IP——Molly。可一旦Molly形象受损或丧失吸引力,泡泡玛特若不能及时开发或物色代替品IP,其销量必会大打折扣。

3.IP授权风险

泡泡玛特的部分产品是根据IP授权协议开发,授权期限通常为1-4年,部分不会自动续期。因此,若IP授权终止,未经授权方批准,泡泡玛特将不再有权出售这些产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泡泡玛特仍需在IP上狠下功夫。

此外还有门店拓展不易、租赁维护成本过高等问题。

泡泡玛特创始人兼CEO王宁曾公开表示:我们有一个宏伟的目标,就是五年后成为国内最像迪士尼的那家公司。不一定是像迪士尼一样拍电影,但是我们将会汇集更多的IP,都是成年人喜欢的有巨大商业价值的IP。

如今来看,“这个宏伟目标”,依旧任重道远。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高顿金融分析师”(ID:gaoduncfa),作者: 高顿金融分析师,原标题2年净利狂增288倍,卖盲盒撑起一个IPO,这家公司要做“中国迪斯尼”》。

百度一下:2年净利狂增288倍,卖盲盒撑起IPO,这家公司要做“中国迪斯尼”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360搜索:2年净利狂增288倍,卖盲盒撑起IPO,这家公司要做“中国迪斯尼” 查找更多相关信息!


Google Search:2年净利狂增288倍,卖盲盒撑起IPO,这家公司要做“中国迪斯尼” Find more information!


欢迎国内外景点、酒店、旅行社合作,免费入驻出国游!E-mail:iyatrip#163.com (请将#号替换为@)


------分隔线----------------------------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